爱巴士书屋

最近一个月手下两家制衣厂相继倒闭_第1章

妹吃药的赶紧吃
商业经济
总共4章(连载中收藏

最近一个月手下两家制衣厂相继倒闭 精彩片段:

楼主先介绍一下自己,楼主芳龄(或超龄)四八,属于那种七八不靠的年纪,映证了那道著名的猜成语的神题:“20÷3”,作为一个非著名的:“20÷3”,楼主我现在供职于一家知名国际_fu装企业,该企业的中国总部在shen圳,亚太总部在香港,设计部在巴黎,在大陆平进比较固定的加工厂大概有100多家。用张爱玲的小说术语说,楼主也算是“在行里做事”的人了,楼主的职业美其名曰外贸跟单,不过相对那些工厂的跟单而言相对轻松得多,因为毕竟品牌是我们自己的,我们是buyer,底下的制_yi厂都是我们的加工厂或代理商,他们的跟单要获取第一手的资料必须通过我们,因为负责和设计师沟通的,还是我们这一块。楼主的职业看上去还是风光无限的,但是实际上我们大陆员工的待遇并不高,比如说楼主浸*于这个行业10多年了,算是资shen老员工了,但是工资还是停留在8000多一个月,特别是这几年,倾情就没有怎么给我们Zhang过薪。

我们这家公司的重点部门无疑是设计部了,设计是_fu装的灵魂,无设计不_fu装,做这一行,大家都懂的。2007年左右,那是我们公司的黄金时代,当时_fu装设计理念还是很强的,风格前卫,创造力强,_yi_fu很好卖,在法国,美国,意大利,德国的市场份额都在不断的扩大,那几年公司的股票在H股如日中天,在纳斯达克也表现得很稳定,我记得当年有一个很火的Bang子国的电视剧《天桥风云》,里面有很多的背景都是我们公司的品牌形像,作为这个公司的一名员工,楼主当时的确是很自豪的。

但是这几年,随着一些新起的_fu装品牌的异军突起,我们公司的产品在海外受到很大的挤压,市场份额也在不断的被蚕食,当然这首先和我们的设计能力下降有关系,前文说过,我们的设计部在巴黎,这几年欧洲的经济不景气,似乎也影响到设计师的心情和灵_gan,而欧洲人的懒惰和不思进取是连上帝都很无语的,这说我们这条LINE的设计师吧,他们一周正经工作的天数只有3天,其他的时间就是休假,泡吧,当伪球迷,上街游行抗议政府,稍微有点责任心的还知道每天背着相机到处逛,到_fu装展会或_fu务店里拍一大堆_yi_fu的照片,剽窃回来当成自己的设计理念,有时甚至是一整件一整件的买回公司,完全不做任何改变,换一个我们公司的款号做办,有一次我收到法国设计师的设计图,原办居然是一条美特斯邦威,是让我如此不齿的美特斯邦威啊!妈的美邦都在欧洲都有这么大的市场了吗?

如果要找nei部原因,起码从质量上说,我们公司的产品是今不如昔了,比如说香港公司是做SOURCING这一块的,职权范围包括能拍板一件_yi_fu的布料和辅料的运用,以及指定国nei的生产商,但是说到底,在中国做事,不外乎人情,香港也不能避免,香港公司的每条LINE,都会有一个总经理,总经理的手下总会用一些比较固定的制_yi厂,如果这个总经理从一条LINE换到另外一条LINE,要知道这种事对一个国际大公司来说是最正常不过的,之前他手下的制_yi厂也会跟着过来,即使其中有一家制_yi厂最熟悉的是牛仔工艺,现在只能做针织产品,要知道从牛仔到针织,这几乎是两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产品的质量如何能得到保证?但是因为总经理认可了,他有这个把关权,还必须是他手下的这几家制_yi厂做,其他的制_yi厂还真的就不能顶上来!

从外部环镜来说,这几天人民币升值得太快了,特别是从一个长期过程来衡量。而人民币的不断的升值对出口行业而言,无疑就是一个清水煮青蛙的过程,因为现行的国际通行的支付货币还是美刀,起码从交换的角度而言,对出口行业而言一定是不等价的,如果再从成本分析论上说,现在要做一件_yi_fu,成本价值都摆在那里了:一件_yi_fu,面料动不动5美刀以上,特别是这几年棉花欠收,棉花价格猛Zhang,优质棉花更是可遇而不可求,加工费要6美刀以上才能付得清工人的工资,加上洗水,辅料,后期包装,有时还有运费以及损耗,15美元一件的成本实打实的摆在那里了,而我们能报给制_yi厂超过15美元一件的成品还真的没有很多,那怎么办,节约成本,以次充好,比如说_fu装车线,作为我们这样一个品牌_fu装,最起码也要用金泰线才行吧,但是现在都是制_yi厂自己在当地找一些小的线厂,这些小厂生产出来的线没有张力,一洗水就断线。

好了,说到正题了,前几天,有一个和我们He作很好的布商打电话给我,说有一家制_yi厂拖欠他们的布款,到现在都半年了,还是没有付,追了很久也没消息,所以不得已打电话给我,要我给这家制_yi厂施加一点压力。

要知道布厂这几年也很难做的,一是成本上升,之前10块钱1码能做到的布现在报给我们要12块钱1码才行,我们还得压他的价,二是单子的数量下降,07年左右我们一个款的一个颜色10几万的很平常,现在一个颜色有个1万件就相当不错了,不仅单的数量小,颜色还很多,比如说一件_yi_fu6个颜色,每个颜色只有600件左右,你是布厂的话,你做不做?做的话,赚不到几个钱,染一个颜色光是染缸费就要1000块,而且这个染缸费指不定是谁来出!因为数量太小,本来染600码布厂必须投进800码Jin_qu才能填上损耗!不做的话,布厂没活接,机器运转不了,损失也很大。再者说了,布厂和制_yi厂签He同时,写的虽然是100% TT BEFORE SHIPMETN,也就是说约定送大货布前制_yi厂完全电汇布款给布厂,但是在现实中这几乎是做不到了,制_yi厂总是有各种理由先不给线,甚至抬出我们这样的BUYER直接给布厂施压,要求他们即时放货,否则赶不上货期要布厂负责。最后,即使先不收钱,货也发给制_yi厂了,后期还是有很多问题,制_yi厂会说布有布次啊,损耗严重啊,测试不He格啊,门幅和He同要求不一样啊,等等等等,只要你想找布厂的麻烦,就一定能做到。

前面说到布厂找我投诉制_yi厂没有付钱给他们,我就一个电话打给制_yi厂的总经理,其实平时我和这家制_yi厂的总经理关系还是不错的,平时也常在一起吃个饭聊个天什么的,我直接跟他说:到底情况怎么样?你实话告诉我。他起先还是支支吾吾的不想说,要知道如果你的BUYER知道你的工厂有问题了,对工厂而言肯定是大忌,后来他禁不住我的追问,终于说工厂已经三个月没有给工人发工资了,估计厂里是撑不下去了,一个月后我们得到消息,确认这家制_yi厂倒闭。不过他们的总经理还算比较给力,在我和他通话的第三天将那笔拖欠给布厂的布款付清了。

作品简介:

楼主先介绍一下自己,楼主芳龄(或超龄)四八,属于那种七八不靠的年纪,映证了那道著名的猜成语的神题:“20÷3”,作为一个非著名的:“20÷3”,楼主我现在供职于一家知名国际_fu装企业,该企业的中国总部在shen圳,亚太总部在香港,设计部在巴黎,在大陆平进比较固定的加工厂大概有100多家。用张爱玲的小说术语说,楼主也算是“在行里做事”的人了,楼主的职业美其名曰外贸跟单,不过相对那些工厂的跟单而言相对轻松得多,因为毕竟品牌是我们自己的,我们是buyer,底下的制_yi厂都是我们的加工厂或代理商,他们的跟单要获取第一手的资料必须通过我们,因为负责和设计师沟通的,还是我们这一块。楼主的职业看上去还是风光无限的,但是实际上我们大陆员工的待遇并不高,比如说楼主浸*于这个行业10多年了,算是资shen老员工了,但是工资还是停留在8000多一个月,特别是这几年,倾情就没有怎么给我们Zhang过薪。

最近一个月手下两家制衣厂相继倒闭》最热门章节:
1第4章2第3章3第2章4第1章
更多『商业经济』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