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巴士书屋

孤谍——写给那些战争中为信念而死的孤独的人_第1章

陈侎
战争军事
总共45章(连载中收藏

孤谍——写给那些战争中为信念而死的孤独的人 精彩片段:

孤谍

(一)

这条马路到黄昏的时候总是显得很暗淡。

战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快一年,但弥漫在空气中的硝烟味却仿佛一直未散尽,对于经历了淞沪会战的上海人而言,硝烟味的存在和街头的日本宪兵一样,给人一种混He着记忆和现实的复杂_gan觉,这种_gan觉时时在提醒着人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也时时在击破人们对生活的幻觉和对未来的期望。

黎世杰已经在窗口观察了整整半个小时,他盯着十字路口那个时隐时现的身影,那是一个卖花的nv人,很平常很普通,个子不高,穿着乡下nv人最常见的灰布大襟袄,整个身子被塞进这件桶状的_yi_fu里,一切都看不清晰。黎世杰对她唯一的兴趣就是,她是上午才来到这里的,她来以前——不,这个路口从来没有人卖花,因为这不是一个He适的地点,这个丁字路口战前就很冷清,偶尔有来做生意的也多是流动商贩路过时借着歇脚顺便做点生意。原本路口有一幢三层楼房,一楼是卖杂货的铺子,尽管不大但多少还带来一些商业的气息,自打在战争中被炸成了一堆废墟之后,这里连偶尔来歇脚的人也都消失了。

“为什么不卖点别的”,黎世杰暗暗地说,而且觉得可笑。当然,她也可能是一个真正的卖花nv人,谁知道呢,战争时期生活艰难,无论卖什么都是有理由的,虽然现在上海更需要的是大米、面粉、布匹、药品而不是鲜花,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到这些东西。既然有人卖书、卖凳子卖沙发,为什么不能卖花呢?隔壁弄堂口书摊上一堆一堆的旧书,生意不是也比战前兴旺了许多么?不是也会有穿西装或长衫的人光顾么?可见战争也并不能扼杀人类全部的j神追求。花和书也是一样的,难道打仗就不能*漫一下吗?

“她为什么不去租界?”黎世杰又问自己。租界当然生意更好,这场战争至少到目前为止和洋人无关,他们无论如何都比中国人更需要花,如果不是更喜欢的话。霞飞路、辣斐德路才是卖花的好地方,那儿有电影院、酒馆、咖啡馆、百货商店,几乎没有受到战争的袭扰,自开战以来,好像生意更好了。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黎世杰现在只关心他还能在这间阁楼住多长时间,这是去年战争爆发不久租下的房子,一次x付了一年的租金,现在还有半个月到期,房东已经开始话里话外催租了。战火使得很多人逃离了上海,但也使更多的人拥进这个城市,人人都在迷茫中到处逃窜,仿佛一个蚂蚁窝被人踩了一脚后满地乱跑的蚂蚁。到处聚集的人群使这个城市的一切都在Zhang价,房东早就对租金不满,但他又无法说出口,他原本是想弃房逃难的。那时每天下雨一样的落炮弹,竟然还有人肯来租这间阁楼,而且一付就是一年的租金——其实当时要是肯再多出一年的房租,几乎可以买下这间屋子——房东收了钱后逃到了乡下亲戚家,半年后回来,发现房子竟然也成了奇货可居的稀有商品,自然就对黎世杰这样的长租客不满了,他每天都在计算,这个月又少赚了多少,接下来的一个月又要少赚多少,每次算计都仿佛刀割r一般的痛。当然,事情也不完全象房东想象的那样美好,房租在上Zhang,但jin_ru上海的绝大多数人是租不起房子的,他们更愿意在被炸成一片废墟的空地上安家落户,对于其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jin_ru上海已经很满足了,他们只想住下来,不愿意奢望更多。

按目前的行市,黎世杰兜里的钱还够再付一个月的房租,但这是他全部的现金,他还要吃饭穿_yi,还要有一个正常人在上海的正常开销,这些日子他已经尽量减少出去的次数,甚至整天呆在房间里,靠看街景打发时间,近两个月他几乎已经能辨认所有经常出现在丁字路口的人。实在无聊的时候他就靠猜一些人的职业消磨时间,比如一个行色匆匆不论冷热总是穿shen色西装的中年人以每天平均两次的频率出现,经过仔细观察他认为他是一个医生,于是他计划花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证明这件事,终于有一天这个人不慎和一个外地人相撞,他的黑色皮包里露出了一截听诊器的胶皮带子,于是黎世杰满意了——当然,大部分时候他的猜测是无法证实的。

这个卖花的nv人是上午出现的,黎世杰一直认为现在卖花是不He时宜的,至少是不明智的。尽管自开战以来上海一切都在Zhang价,但鲜花并不是必需品,而且他的观察也验证了这一事实——在卖花nv人出现的几个小时里,黎世杰没有看到一笔买卖。

卖花nv人不是唯一的问题,因为他还发现就在丁字路口对面被炸毁的那幢房子前,还多了一个修鞋的鞋匠,当然,比起卖花,修鞋在逻辑上更成立一些。但黎世杰依旧很好奇,上海虽然繁华,而且战争在某种程度上还制造了一些繁华,但这个路口并不是一个做生意的好地方,他在这住了近一年,除了旁边弄堂口的一个旧书摊和不远处的一个杂货铺,方圆五百米没有任何摊贩在活动。摊贩总是对于生意最敏_gan的群体,一个长期没有生意的地方不会因为有两个人在游*就繁华起来,离这里不到一公里就是一个商贩聚集的街区,为什么他们不去呢?

黎世杰眼睛瞪得有些发酸,他揉了揉双眼,叹了口气,躺倒在床上。他实在太无聊了,甚至找不到可以关心的事情。战争已经过去了一年多,虽然上海街头依旧间歇x地会有零星的枪声,但没有人否认国民政府已经战败,即便不说永远,在可以预见的日子里是不会回来了。上海不再是一年前的上海,虽然除了多了一些残垣断壁上海并没有_geng本x的变化,但人们再也找不回以往在上海的_gan觉了,一场战争使黎世杰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全部熟悉的人和事,甚至失去了生活。已经整整半年没有任何人和他联系,他也不知道该和谁联系。一切源于半年前一次失败的暗杀,黎世杰所在的小组除他以外全部死亡,结局本身没有什么可叹息的,也正因为其他人全部死亡这个事实掩护了黎世杰,使他继续在这个阁楼里住了半年。对于黎世杰来说这件事情很快就过去了,因为死掉的人他几乎都不认识,至少大家不是什么朋友,他对他们没有多少_gan情,他并不为他们的死亡而过分难过,他们的工作即便在和平年代也不能确保安全,何况是在战争时期,没有什么好难过的,他需要解决的是他眼前的生计和未来出路。

黎世杰做这一行已经不算短了,尽管他只不过是小角色,今天这种境地,多少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比起战争中的绝大多数无助的人,他不算特别倒霉。事情发生后他曾经惊惶过几天,但在上海这座城市,杀人与被杀并不算什么特别的事情,或者说是敌对双方都能接受的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在战时的混乱中很容易杀掉一个人也很容易使一个人逃neng追捕。在他们之后,上海滩还发生了若干惊天动地的暗杀行动,黎世杰通过报纸知道他们的人还在活动,但这些活动已经与他无关,他现在是一个被遗忘的人,开始思索怎么才能在这座混乱的城市中生存下去。

作品简介:

孤谍

孤谍——写给那些战争中为信念而死的孤独的人》最热门章节:
1第45章2第44章3第43章4第42章5第41章6第40章7第39章8第38章9第37章10第36章
更多『战争军事』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