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巴士书屋

从卖生煎馒头的个体户到资产千万的实业家——我的传奇人生_第1章

justin8016
商业经济
总共56章(连载中收藏

从卖生煎馒头的个体户到资产千万的实业家——我的传奇人生 精彩片段:

前言

编者按:

李明伟是一位改革开放初期的弄潮儿,与牟其中等人是第一批在改革开放中发家致富的实业家,吃了不少苦,也挣了不少钱,打了不少官司,坐了国nei外各监狱,还曾负有命案�6�1�6�1�6�1�6�1�6�1�6�1其传奇人生更甚于牟其中。

第一章一条上山下乡漏网的鱼

一我的家庭和我的少年时代我叫李明伟,祖籍浙江绍兴,1950年出生于上海一个饮食世家,我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抗战胜利后,我父母和舅舅姨父及一位吴姓朋友,四个会做餐饮的长辈,He资出四_geng大条子(俗称大黄鱼,即四十两黄金)在He肥路上了买一幢临街的三层楼房,楼上住出资的四家人,我们家分住了不到二十平方的一间房间,楼下开设了一家中型的综He餐饮店,我父母做炒面、油豆腐细粉汤,ji鸭血汤,舅舅舅妈做炒菜小吃,姨父母做面条浇头,吴姓朋友做南翔小笼、鲜r大包,生意很好,虽说是当时nei战不断,但上海至少还比较太平,加上市口好,所以每天顾客盈门,我们的餐饮店在唐家湾和太平桥一带很有些名气。因为我出生之时,饮食店的生意正是十分兴旺之时,所以父母认为是我带来了财气,对我十分钟爱。虽然做餐饮生意很累,但收入稳定,生活条件在当时的上海可以说是比较好的。尤其几家He伙人的孩子,可以随意到店nei吃包子、馄饨、油条等点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家里的伙食当然更不用说了,日子过得十分惬意。到了1957年,家中的情况有了大变化。当时,全市工商业公私He营,我们四家He开的餐饮店也概莫能外。He营后,原先我们小孩子进店随便吃点心就不行了,再馋zhui想吃的话,只能家长自己掏钱买,不仅如此,He伙老板们没有了经营权,一切都要听上级领导发话,至于人事权,更是大相径庭,不但不能招人进店,相反的连自己的工作也由上面分派。我舅舅被分到乔家栅当大厨,姨父母到山西太原重型机器厂食堂工作,吴姓朋友去了城隍庙南翔小笼店当大厨,我父母还在原店工作。公私He营前,因为生意好,多我父母两人的收入,一个月好几百元,生意火爆时,一个月能拿千把元,公私He营后,一切都变了,多做多得,少做少得,变为拿死工资,当时我父亲一个月五十多元,我母亲一个月四十五元。生意再好,也只能拿这些钱,收入减少,家里在生活水准降低,我父亲酒后难免要发牢*,认为四_geng大条子就因为公私He营,给国家充公了,甚至说我们的餐饮店给国家抢走了之类的怪话。牢*在酒后发,也在酒席上发,于是给在一起喝酒的邻居检举揭发了。那时候叫汇报,汇报上去说李某某对新社会不满,说人民政府抢了他的餐店,这还了得!这样就把我父亲抓了起来,送到长兴岛去劳动教养。说实在的,我父亲的牢*,我还是有同_gan的,就是到现在我已是近七十岁的老人了,我也不_fu气,四_geng条子投资办的餐饮店,就这样除了一份低廉的工资的工作外,连店堂连四家人He买的桌椅板凳碗筷锅灶什么都没有了,跟店里雇佣的伙计没有什么两样,四_geng条子和历年的辛辛苦苦等于都打了水漂,谁能_fu气?

父亲去了长兴岛以后,我和妈妈去看过他几次,因为父亲的劳动教养,母亲和我们这些孩子都给人看不起,尤其是劳动教养是没有期限的,两年教养期满,也不能释放回家,只能继续在长兴岛留场就业。在这样的处境下,考虑子nv的成长和当时社会的舆论压力,我父母离婚了,父亲在劳动教养的地方一直待到过世。这样,四个孩子的抚养全靠我母亲一个人四十几元工资来养活,负担相当重,母亲也_geng本没有j力教育我们。

父亲被劳动教养,对我的打击也很大,我变得自卑变得沉默寡言,也耻与人交往,不愿意与学校同学来往,对读书更不_gan兴趣,旷课逃学,躲在小书摊上看书,在弄堂里捣蛋,上海人谓之闷皮。这样的读书,成绩自然不会好的,因此62年小学毕业,连初中都考不进。没有学上,玩得就更起劲了,我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游泳,在春夏的时候每天都到黄浦江去游泳,我家离十六浦董家渡很近,十三四岁时,我就可以在黄浦江上从浦西游到浦东,还可以横渡几个来回,那时候黄浦江上的驳船后面往往拖有一二十个木船,木船上装有黄瓜、蕃茄、西瓜、香瓜之类的瓜蔬,我和小伙伴看到驳轮经过,就好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游过去,把船上的瓜蔬扒拉下来,然后爬到江心的浮筒上去吃,很惬意。当时在黄浦江上每隔一段距离有一个浮筒,这个浮筒是供给大船万吨船抛锚时挂锚用的,面积不小,我们经常游累了,就在上面休息,偷了瓜果在上面吃,浮筒成了我们的乐园。在这些小伙伴中我的游泳水平是最好的,我可以把驳船上扒拉下的西瓜,一手抱着一个,游到浮筒上大家一起吃,这是其他小伙伴做不到的,因为成熟的西瓜虽有浮力,但稍不平衡,就会沉下去了,所以抱西瓜必须要像抱住一个人那样小心才能游到浮筒。当时我还有一个特异功能是其他的小伙伴望尘莫及的,我可以浮在水中手不动脚不动,脚指和肚皮露出水面睡个三五小时,记得有一次我游到江中的时候左小tui抽筋了,(这对其他的小伙伴来说是件x命交关,会出人命的大事)但是当时的我就很镇定,也是这样浮在水面上用手轻轻按摩小tui,等到恢复了,再游到离我的较近浦东的对岸休息一下,再游回浦西。由于我有特异功,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在码头上打工和朋友们讲,我能在水面睡三五个小时,当时他们不相信后来我们就打赌,那时正好是冬天我们就去澡堂的大池表演给他们看,澡堂的水池水很浅,要浮睡在上面是很不容易的,但我还是在大池上手脚不动,脚趾肚脐露出水面,双手放在头后面睡了10来分种,当时他们都看呆了,最好笑的当时在大池边上搓背的阿宝师傅也惊讶的停下手中活看着我,等我水池里爬起来的时候,他向我竖起了大拇指,连道:“不简单,不简单。我搓背搓了30年只见过2个能在水面汆起来的人,一个是喝醉酒的淹死后汆起来的,你是活的汆起来,而且还能自己爬上来的一个。”这次打赌我赢了,不但洗澡的费用他们买单,晚上还请我吃喝了一顿。

一次我们弄堂里的一群小伙伴又到黄浦江去游泳,这次出事了,下水前,小伙伴们的_yi_fu和拖鞋都放在一起的,那次游完泳,大家穿好_yi_fu,拖上拖鞋要回家时,发现还有几件_yi_fu和一双拖鞋没人穿,检查人头,发觉是一个叫“长脚”的小伙伴小林不在,于是我们分头到处去找,找不到,等到天黑也没见小林出现,大家只好无j打采地带着小林的_yi_fu鞋子回家了。回家以后,小林父母看到只有儿子的_yi_fu和拖鞋回来,儿子没有回来,边哭边把把我们大骂一顿,问我们为什么不和小林一起回来,我们说我们找了,找不到,我们等了很久,天黑了才回来。当时他父母急死了,以为他儿子肯定淹死了,伤心死了,捧着小林的_yi_fu鞋子痛哭不已。我们也很难过,一个个灰溜溜地回家。到shen夜唐家湾未见小林回来,大家都认为小林必死无疑。想不到第二天天刚亮,有人叫小林回来了,大家奔出家门一看,只见小林*了个脚,穿了条短ku朝家里走。他父母看见小林以为在做梦,抱住小林号淘大哭,但确实实实在在的小林是站在他们的面前。大家争相询问小林,昨晚上到哪里去了?原来昨天小林游累了,就游到大木船边上,大木船上边上有下垂的绳子,小林想拉住绳子休息一下,想不到木船底有xi力,被xi到船底下去了。船上的船民看见刚才明明有个小孩游过来,怎么突然没有人了,人到哪去了?船民们有经验,知道小家伙肯定被xi到船底下了,几个船民跳下去,把他从船底下摸了上来。抱上船时,小林已奄奄一息了。经过船民的抢救,醒了过来,因为天黑,所以到天亮,他才*着脚穿着短ku回家。如果不是船民们的好心,小林肯定没命了。小林家里的条件很好,听了儿子的话,他父母非常_gan激船民,下午他们就领了小林带了礼物去找船员,想好好_gan谢他们,想不到到了那里,大船开走了,只能留下满腹的遗憾回家。

作品简介:

前言

从卖生煎馒头的个体户到资产千万的实业家——我的传奇人生》最热门章节:
1第56章2第55章3第54章4第53章5第52章6第51章7第50章8第49章9第48章10第47章
更多『商业经济』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