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巴士书屋

无法忘记的战争_第1章

正友无争
战争军事
总共665章(连载中收藏

无法忘记的战争 精彩片段:

1950年shen秋

我已经不记得那一天是几月几号,实际上当时的我也是糊里糊涂_geng本不知道具体是几号,大概在十月底十一月初的样子吧。

十月底的西安这个时候应该是刚开始有些微寒,大抵也只是外面yinJ个厚点的褂子,而东北的十月份却是真心的冷。

shen夜,中朝边界附近的一处临时营地,尖锐的哨声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大多数人。而剩下的小部分人也在很短的时间之后,就被从温暖的被窝中拉了出来。从温暖的被窝中出来,朦朦胧胧中穿好棉_yi、打好背包,装带好该拿的步枪和零散东西,我们在临时营地的*场上列队集He。

我——葛继忠,解放军某连一名普通的战士。其实也不能叫战士,按照赵德树、李建坤那些老兵的说法,我只是个新兵蛋子。我确确实实真的没有打过仗,我只是个刚刚入伍没几个月的新兵,枪都没有摸过几下,实弹也只是在西安训练的时候打过五发而已。不像连里其他的老兵,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打过日本人的。

其实我当兵不为了别的,只是因为有口饭吃。那个年代当兵是下九流,小时候总听我娘说‘兵匪一家’。大约四五岁的时候开始,西安城外来了很多难民。难民大多拖家带口,什么都吃,后来连树皮都被吃光了。城外经常有饿死人的,城里日子也是愈发不好过。十岁的时候,家里没饭吃,我就去了城里一个照相馆里当学徒,本想着学点手艺以后自己能养活自己,可是学徒当了七年,手艺没学的怎么样,挨老板打倒是管饱。到了50年,眼瞅着是没饭吃了。于是那一年夏天,我娘就让我当了兵。

我们所在的临时营地,距离鸭绿江并不远,大概只有七八里路。十月底的东北,让我这个从小在西安城里长大的城里娃真切认识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寒气入骨。在*场上只是站了十几分钟,我的双脚已经冻得发硬。冷风吹过,就让人从心底里地颤抖。

点齐了所有人,营长开始下达命令。随后我们营以连为单位,走出了营地,向鸭绿江边进发。

鸭绿江的那边是什么,我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要打仗。我从没打过仗,但我也并没怎么害怕。从小到大,打仗虽然没见过,但打仗的事听人说的太多了。从西安到东北的闷罐火车上,听有人私下说部队要来打仗的时候,本来心里是有些害怕的,因为我以为又要和日本人打仗。以前常听说小日本子是如何如何残忍和邪恶,说日本鬼子都是青面獠牙生吃人r的。

这样的道听途说却是我童年始终恐惧的*影。于是我总是会梦见一个身材矮小,但长着青面獠牙的怪物在身后追着我跑。我不管怎么用尽全力地跑,却总是在半夜被这噩梦惊醒。

不过当我在火车上听到原来是和美国人打仗时,我顿时宽心了不少。日本的鬼子我没见过,但美国人我是见过的。在照相馆的时候,曾经见过两个长得很高、黄头发、蓝眼睛,长得挺奇怪的人来照相,他们还给我糖吃,后来才知道那就是美国人。我虽然好奇人怎么会长得如此奇怪,却并不觉得害怕。

幽暗的月光就那样静静地撒在江面上,看不清江有多宽,也并不知道过了江以后会有什么。人眼所视不过周边数十米,月光下依旧漆黑一片的江水似乎能吞噬一切。

部队开始过江,临行前连长很是严肃地下了命令:“过江的时候,不论发生任何事情,不许说话,不许出声,不许停!”就这样,前面的部队悄无声息地过江之后,我们也义无反顾的踏入鸭绿江的江水中。

水下有修好的暗桥,江水只是没过小tui,但冰冷刺骨。我不知道江面到底有多宽,甚至人都还有点儿懵,只知道跟着前面的人走。其实开始过江没多久,我就_gan觉自己的tui已经冻得骨头发疼,但整个队伍中没人吭声,我也不吭声。

虽然是有命令不许出声,可过江的时候我还是有一种_gan觉,大家都很沉默。不是那种想说话而不能说话,而是那种有些压抑,谁都不愿意说话的沉默。我自己的思绪也是有些杂乱,东想西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莫名其妙中倒像是脑中闪现了不计其数的记忆碎片,或者是胡思乱想。在冰冷的江水中,我们好像走了很久很久,但又似乎只是短短一瞬间。

作品简介:

1950年shen秋

无法忘记的战争》最热门章节:
1第665章2第664章3第663章4第662章5第661章6第660章7第659章8第658章9第657章10第656章
更多『战争军事』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