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巴士书屋

中国大儒——遥望那些远去的文化山峰_第1章

酒量犹豪人渐枯
历史演说
总共149章(已完结收藏

中国大儒——遥望那些远去的文化山峰 精彩片段:

序:仰望并触摸大师

大师是用来仰望的。

每一个大师,都是一座嵯峨的高山。或壁立万仞,危岩*,逋峭幽邃,或雾锁shen谷,藤缠迷径,苍苔侵阶,但他们都巍巍屹立,傲然横空,独成风景。

每一位大师,又都是一条奔竞的长河。或波平水阔,远帆点点,浩浩东逝,或水急流湍,*花澎湃,鱼跃鸢飞,但他们都静卧大地,通古接往,自成生态。

因而,仰望大师,其实就是在仰望一种别样的人生,膜拜自己难以企及的高度,体验自己无法拥有的厚度。

宽博、shen邃、辽远、浩淼……这些构成了大师群体的j神底色,同时也生动着我们因长时间张望在庸碌俗世而日益呆板、凝滞的眼睛。通过仰望大师,于是知道,人原来可以将自己活到这样j彩的境界,人也可以将自己丰厚到如许超拔高迈的地步。做为一种人生的高标,大师以曾经的既定存在,告诉来者的是《诗经》里这样一个耳熟能详的句子: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大师还是用来触摸的。

因为每一位大师,首先是一个血r*的人。虽然头顶的月光不一样,吐纳的空气不同,但他们一样品啜着人生旅途中的诸般艰辛与苦涩,一样有我们对现实世界的种种忧心与_gan伤,这就和同样为人的我们有了_geng基上的贴近x。

毕竟,将一个人放在像框里,而不是供在佛龛中去打量,会更为B真。

单纯仰望的视角,会让大师获得我们无尽的敬意与歆羡,但同时也获得我们的慨叹与陌生。后者造成的疏离_gan,无论于大师本人,还是对需要认识大师的我们,均无益处。

那就伸出手,触摸大师,哪怕只是轻轻牵了一下他的_yi襟,你指头肚儿都会触到一种分明不同的质_gan。

仰望大师,只需崇敬就够。触摸大师,还需要有一份平常心。就像领袖身边的秘书,除了有与大众一样的景仰之外,他还有抛开神圣与神秘之后的日常悉心照料之心。

中国儒学的发展历程,无论先秦儒学,西汉章句训诂之学,东汉的谶纬学说,魏晋南北朝的玄学,还是三教He流的隋唐学,探究义理的宋元之学,明代心学,清朝的考据学,都大体继延了这样一个发展程式:兴起,隆盛,衰变,末流,纠偏。然后,周而复始,jin_ru到下一个类似循环。

梁启超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对此有过j辟的论述,“佛说一切流转相,例分四期,曰:生、住、异、灭。思潮之流转也正然,例分四期:一、启蒙期(生);二、全盛期(住);三、蜕分期(异);四、衰落期(灭)。无论何国何时代之思潮,其发展变迁,多循斯轨。启蒙期者,对于旧思潮初起反动之期也。旧思潮经全盛之后,如果之极熟而致烂,如血之凝固而成瘀,则反动不得不起。反动者,凡以求建设新思潮也。然建设必先之以破坏。故此期之重要人物,其j力皆用于破坏,而建设盖有所未遑。所谓未遑者,非阁置之谓。其建设之主要j神,在此期间必已孕育,如史家所谓‘开国规模’者然。虽然,其条理未确立,其研究方法正在间错试验中,弃取未定。故此期之著作,恒驳而不纯,但在淆乱粗糙之中,自有一种元气淋漓之象。此启蒙期之特色也,当佛说所谓‘生’相。”

那么,全方位认识一个大师,就不能以其耀眼的光环遮照所有的*翳,来全面讴歌;同样,更不能以其末流时的种种流弊来蛮横指责初兴时肇始之学。只有放在具体的历史现场,在其所处的学术环境、政治语境中,看起创树,读其作用,察其身量,这样的审视才更为允当与客观。

作品简介:

序:仰望并触摸大师

中国大儒——遥望那些远去的文化山峰》最热门章节:
1第149章2第148章3第147章4第146章5第145章6第144章7第143章8第142章9第141章10第140章
更多『历史演说』类作品: